体操世锦赛中国零金收场,强项优势不再、难度落后在起跑线

作者:匿名时间:2019-10-22 19:45:43

2019年世界体操锦标赛昨晚在德国斯图加特结束。中国体操队在最后一天的女子高低杠决赛中获得一枚银牌和一枚铜牌,以三枚银牌和两枚铜牌结束比赛。作为2020年奥运会的前哨,中国体操队在东京没有金牌的前景是不确定的。

也许在中国体操队去斯图加特之前,他们甚至不认为该队的金牌数为零。虽然男子队核心成员肖若棠因伤未处于最佳竞技状态,但女子队的唐·钱景、齐琦和李时嘉都是首次参加世界比赛。然而,在男子团体赛、男子鞍马、男子双杠和女子平衡木中,中国体操队有可能获得金牌。不幸的是,由于他们在预赛和决赛中的失误,中国体操队最终错过了金牌。

与失去金牌的尴尬相比,中国体操队在本届世界体操锦标赛中传统优势的丧失已经使外界对他们明年东京奥运会的前景大打折扣。吊环和鞍马曾是中国男子体操队的骄傲项目,但邹靖远是唯一一个在本次世界锦标赛上进入鞍马决赛的人,仅获得第四名。吊环比赛是自去年世界锦标赛以来连续第二年没有人进入决赛。

在过去的两个主要项目中,人才的匮乏使中国男子队远远落后于世界整体水平。肖若棠在去年的世界锦标赛上获得的鞍马冠军曾经向外界显示出复苏的迹象。然而,作为最后一名冠军,他在预赛中犯了错误,甚至没有出现在决赛中。“和别人还是有差距的。在鞍马项目中,前三名选手都很难,他们已经参加了两个奥运周期。我希望我能在全能和更稳定的双杠上做得更好。我可能不会继续做鞍马了。”邹靖远,世界锦标赛鞍马第四名,他说他的话揭示了中国体操队在世界锦标赛上面临的另一个困难。虽然成绩仍然与对手持平甚至领先,但中国体操队在每项单项比赛中的整体难度分数都落后于世界整体水平,这在女子高低杠上尤为明显。

高低杠是中国女子体操队“发财”的项目。从20世纪80年代的洪雁到90年代的李露和毕文静,再到人们熟悉的何可欣和范依林,中国女子体操队在2013-2017年的女子高低杠世界锦标赛中连续四次获得冠军。直到比利时明星德·维尔(De Ville)去年出生,中国队才打破了在这项赛事中的垄断。在这次世界锦标赛中,无论是团体项目还是单项项目,中国女子高低杠的实力都不一样。在团体赛中,三支中国女队的最高难度分数是17.9分,而美国和俄罗斯的最高难度分数是18.7分,仅在难度上就落后对手0.8分,这已经是体操项目中差距很大,差距很小。在个人项目中,在团体项目高低杠上犯错误的刘婷婷完成了一组动作,最终获得第七名。“我在团队活动中失败了,我必须主动承担责任。如果我失败了也没关系。后来,教练帮助我找到了原因和感觉。仍然有一些问题。一个连接操作未连接。

过去,中国女子体操队在高低杠项目中的领先地位很大程度上是基于领先世界的难度和动作编排的新颖性。然而,随着国际体操联合会越来越鼓励空翻连接和杠杠交换动作的多样化,擅长杠杠动作的中国女子体操队似乎在难度和编排上遇到了困难。更难的是通过完成分数来弥补困难点。在过去的两次世界锦标赛中,中国女队一直专注于选拔东京奥运会参赛队“4-3-3”比赛系统的候选人。在某种程度上,他们选择或拒绝了个别运动员。这也导致了这样一个事实,即东京奥运会个人资格高低排名前两位的吕嘉琦和范依林都没有参加这次世界锦标赛。考虑到中国体操队在比赛中遇到了“寒冬”,这可能会影响该队在选择东京奥运会候选人时的思维。

尽管成绩不佳,中国体操队在这次世界锦标赛中一无所获,特别是首次出现在世界大赛中的“三朵小花”唐·钱景、齐琦·齐和李·时嘉,他们都在个人项目中表现出色。在女子全能决赛中暂时取代刘婷婷的唐·钱景凭借出色的表现获得银牌,追平了江钰源在鹿特丹2010年世界锦标赛中国女子体操队的最佳全能成绩。值得一提的是,自从资格赛平衡木出错以来,唐·钱景已经在团体决赛和全能决赛中完成了七盘个人赛。每组动作都执行得很好,并且在启动性能不佳的情况下可以及时调整。只有16岁的唐·钱景可以说是风韵犹存。

此外,齐琦·齐在跳马决赛中成功完成两跳并获得第五名,这也是中国女队自程飞获得2007年世界锦标赛冠军以来在跳马个人决赛中的最佳成绩。李时嘉在平衡木项目中获得铜牌。“我们队和全能队有实力赢得金牌,在比赛中有成功也有失败,但如果他们有实力不赢得金牌,仍然会让人感到沮丧。我希望在接下来的六个月里完善更多的细节,包括扣分的处理、抗压能力的增强等,并将最精彩的时刻留给东京!”前奥运冠军和中国体操运动员杨威在他的社交媒体上写道。

上一篇:石家庄:设西部危化品运输通道
下一篇:宁王女友事件几经反转,双方都脚踏两只船?网友:贵圈真乱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