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人娱乐场贵宾厅·东北边境行:在大兴安岭日行八百公里,东北自驾其实很寂寞

作者:匿名时间:2020-01-11 14:06:32

巴黎人娱乐场贵宾厅·东北边境行:在大兴安岭日行八百公里,东北自驾其实很寂寞

巴黎人娱乐场贵宾厅,【题记】走一次东北边境线,有多少你我所不知道事情......

到了黑河,我的东北边境行自驾游也接近了尾声,还剩下重要的一站是漠河县北极村了。我看一下行车距离大概有600多公里。虽然不是很远,但不走高速公路,车子跑步太快,估计也要一天的时间才能到达。

早上五点起来收拾一下就上路了,我想尽早出城,少在路上耽搁。这些天一直在靠近边境线的“国防路”上行驶,虽然道路蜿蜒曲折,不过路况还是不错的,加上一路车少人希,车速还可以。只是一人开车有时会犯困,走两三个小时,就停在路边眯一会再走。

但整个驾驶还是很小心,不敢走神,严格按照道路的指示牌,特别是弯路、下坡、村庄等标示出现,更不敢大意。

天很阴沉,这一天大部分时间都在下雨。黑河的周围还有不少村庄,这是一个“俄罗斯村庄”吧,这一带应该有不少俄罗斯族人居住。

沿着黑龙江往上游走,遇到观赏点停车看看,有一台川籍牌照的汽车,也是自驾游的,他们四个人从四川开过来,走哈尔滨到黑河,再到北极村然后去内蒙呼伦贝尔。他们听我一个人沿边境线走挺好奇,询问一番,急急忙忙离去了。

东北自驾一路其实我遇到的自驾游并不多,特别是像我一样完全沿着边境线走下来,还没有遇到。比较起国内其他线路来说,东北自驾可以用“冷清”形容。

为什么国内没有多少人关注这条线路呢?主要是宣传的不够,人们对这里没有印象或认识。这次边境线自驾有很多的感触,东北不缺旅游资源,也不缺少地域文化,但缺少知名度,也缺少带头的景点。其实东北的少数民族也不少,风土人情也很有特点,但挖掘的不够,也就没有产生太大的影响。

不仅自驾旅游的少,就是骑行的也不多,偶有遇到也都是同我相反的方向,他们一般都是从内蒙过来,先到北极村、黑河、再奔向东极的抚远探访“东方第一哨”,这是一条骑行的经典路线,可惜骑行人也不多,而且多是中老年人,年轻人似乎都骑行在川藏线上。

单人自驾虽然寂寞,但很随意。一路看到新奇的景色就停车看看,虽然这里人烟稀少,半天也看不见人员和车辆驶过,但每次我还是把车尽量的靠边停或者干脆离开路基停车,安全第一,不给别人添麻烦,告诫自己一定要有好的习惯。

这一天的路途虽远,我还是计划中途要到呼玛县看一看。

以前对于呼玛县没有太多的认识,以为不过是边境线上一个小县城而已,后来才知道呼玛在历史上一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地方,也是抵御沙俄入侵的最前线,还是黑龙江省与俄罗斯边境最长的一个县。

呼玛县城也是靠近黑龙江,这里江边广场有中国173号界碑,由于整个县才五万多人口,县城显得冷冷清清,江边看不到几个人。

一个大姐在江边洗衣服,过去闲聊几句,她说自己是本地人,但现在外地生活了,只有夏天才回来住一段。她说冬季这里是很冷的,但夏季很舒服,不仅凉爽,空气和水都好,可以玩耍的地方也多,这个季节很多外地人来旅游。

江边广场面积很大,还修建很多现代元素的雕塑,看着很有味道。

不远处江边停着一些公务船,此时是休渔期,见不到打渔船。这里还看到了一艘边防巡逻炮艇,这一路几次看见俄罗斯的“海岸警备队”炮艇,中国的还是头次看到,但没有敢靠近拍摄,怕出说道,不想找麻烦。

呼玛县短暂停留后继续上路,这时天开始下雨,一天不断。途中看见一片松树林很整齐壮观,下来看原来是原始的樟子松,都生长的笔直,大部分是七八十年,甚至百年,这一棵竟然有130的历史了。

原来这里已经到了大兴安岭了,接下来的路程完全是在林海里穿行了。

途中我遇到一些人拍照,闲聊他们问我是否去吴八老岛?

“吴八老岛”是哪里?他们说当年中苏冲突时,在吴八老岛同苏军打了一仗,我们牺牲了一个战士,他们约我一同去看看。

我跟随他们来到了一处边防的军营,原来吴八老岛是黑龙江我方一侧的一个小岛,苏联为了抢夺它,于1969年5月15日用机枪伏击了我方登岛巡逻队,一个辽宁籍新战士不幸中弹牺牲。

这些人原来都是退伍军人,他们在八一前夕来这里参观凭吊。

前苏联解体后,中国同俄罗斯于1999年签署《中俄国界线东段叙述议定书》,该岛主权归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同时行使主权的还有珍宝岛,还有黑瞎子岛的一部分,这次东北边境行,我都到了。由于已经另写了一片吴八老岛的文章,这里就不多写了。

参观完吴八老岛,这些老兵约我一起吃午饭,但我还要赶到黑河去,就谢绝了他们邀请,急急忙忙赶路了。但这次我走错了方向,或者说是导航的问题,因为这里太偏僻了,手机没有信号,我稀里糊涂走到相反的方向,沿着唯一道路走了三四十公里,终于来到了一个较大的村庄,这里叫“欧浦乡”。

我再次来到了黑龙江边,这里的江面很窄,开始还以为是内河,直到看见江边警示牌才知道对岸不可逾越。在江心我方一侧停靠着非常现代化的采砂船,但可能是中午,江边没有人。

沙滩上还停着一条很大的气垫船,不过放了气,好像没有了精神头,头次见这东西,很好奇,这是做什么用的呢?

到村子里问路,人家告诉我走错了方向,要原路返回了。

在这里吃过午饭,我原路返回。这一折腾多跑了七八十公里,加上去吴八老岛所走的路,怕要多走200多公里了。

天一直下着雨,这里完全是大兴安岭的腹地了,山路弯弯,穿行在林海中,而最多的就是白桦林,虽然雨中依然让我感到亲切,有两次停车拍照,我开始还以为是人工林,后来有人告诉我这些都是原始自然生长的,这一带竟然有几百公里生长的都是高高的白桦树。

真的好喜欢这些亭亭玉立的白桦林,周围长满野花,可惜天气阴雨,光线不好,另外就是急着赶路,无法更亲密接触它。

这一天我跑了大约有800公里,终于在晚上七点多赶到了目的地漠河县北极村。这里是我黑龙江边境线的最后一站,也是这次自驾游行车时间最长,跑的最远一次。

注:“东北边境行”系列游记一共四十篇,这是其中第二十九篇。是作者2017年6-7月沿给东北边境线单人独车自驾26天的心得体会。

上一篇:8连胜!广东“二节打卡下班”大胜青岛,阿联23分6板,吉布森46分
下一篇:这名厅官变家贼,与商人合谋骗取400万公款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