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力公募的“新征程”

作者:匿名时间:2019-10-31 09:26:01

人民网-国际金融新闻

信息图片

王世博:“我们应该研究行业的发展趋势、宏观政策和宏观形势所面临的机遇和挑战、各行业内部结构的变化、上市公司的竞争优势以及它们是否能够保持自己的优势。只有一个共同的概念才能带领团队把事情做好。”

如果把新中国成立70年比作历史长河,那么目前市场上的100多家公共基金公司就像是长河中的珍珠。

南方基金作为中国最早设立的公共基金之一,不仅见证了资本市场的快速发展,而且其成长也离不开市场。同时,它也是长期价值投资的实践者,在国内资本市场的逐步国际化中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

受价值投资体系范式、组合投资理论和传统投资教科书的影响,南方基金副总经理兼首席投资官(股票)王世博的成长路径源于价值投资,并在公共基金投资过程中不断汲取增长的力量。最近,王世博在接受《国际金融新闻》记者独家采访时说:“设立公共基金是一个主要标志。”

为持有者创造丰厚回报

1998年3月,中国第一只封闭式基金开元诞生。背后的经理是南方基金,这是中国首批公共基金之一。

此后,华夏基金、华安基金和卜式基金相继成立,它们也是首批公共基金。2001年9月,中国交通银行的一家分行挤满了前来购买首只开放式基金的投资者。这标志着公开发行证券投资基金正式进入一个新阶段。

当时,出生于技术班的王世博对公开发行这一新兴行业充满兴趣。经过三年的努力,他成为中国第一位注册基金分析师。

“当时,许多人不知道什么是基金。一个产品足以让投资者理解一年。”斯宾塞回忆说,他已经工作了20多年。

在过去的21年里,公共基金行业发展迅速。根据中国资产管理协会发布的数据,截至2019年7月底,公共资金总量超过6000,公共资产总量达到13.72万亿元。

仅从客观统计来看,与美国共同基金相比,中国的公共基金起步相对较晚,但经过20多年的风雨,其规模和数量都有了显著提高。同时,在相关监管机构和法律法规不断完善的背景下,公开发行基金探索了一套适合自身的投资理念,对中国资本市场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1998年设立公共基金是中国资本市场投资者结构的一个重大变化。”王世博告诉《国际金融新闻》记者,今年是资本市场的一个重大转折点,因为与传统a股市场的散户投资者最大的不同在于,在早期,所有公共基金公司都非常重视对上市公司、行业和宏观层面的研究,以此作为投资的指导和支持。

王世博认为,对公共基金的研究实际上是一种隐性研究,它反映了基金的整体表现。然而,与证券公司不同,证券公司向外部世界发布报告,并拥有很高的市场话语权。那是卖方的研究。卖方的研究占主导地位。市场必须听到声音,扩大影响力。公共基金研究是买方的研究。

2018年2月,中国资产管理协会《20年公共基金特别报告》(Special Report on 20 Years of Public Funds)显示,在过去19年中,部分股权基金的年化回报率为16.18%,超过了同期上证综指8.5个百分点的平均增幅,几乎是上证综指的两倍。债券基金平均年收益率为7.64%,比目前3年期银行定期存款基准利率高出4.89个百分点。共有1.66万亿元人民币由公共基金发放给持有人。

“总的来说,公共基金给投资者带来了相当丰厚的长期回报,这离不开研究的支持。”王世博表示,对公共资金的研究主要是为了支持内部投资,这最终会在投资结果中显现出来。从年化收益率指数来看,公共基金在过去20年的总体投资业绩非常出色。

嘉信理财认为,从投资角度来看,公共基金与外资机构相比,前者具有明显的本土优势。从客户的角度来看,资产越分散,收入波动就越平稳,实现长期稳定的价值回报。如果我们从客户的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国内公开发行的选股能力可能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但可以充分发挥配置大类资产的能力。世界上一些重要市场的核心产品是被动产品。他们都必须积极投资。被动资产的良好配置也能创造价值。

与时俱进

1998年3月6日,南方基金成立,成为中国“新基金时代”的开始标志。当时,公司有三家发起人,即南方证券(持股60%)、厦门国际信托(持股20%)和广西信托(持股20%)。

20世纪90年代末,对中国证券市场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时代,也是机遇与风险并存的时代。当时共设立了10只公开发行基金,即国泰、华南、华夏、华安、卜式、鹏华、嘉实、昌盛、大成和郭芙基金,统称为“老十”。

南方基金领先。1998年3月27日,南方基金通过深交所网上发行,公开募集并设立了中国首只标准化证券投资基金——该基金,规模限制在20亿元人民币,网上认购倍数超过42倍。

从那以后,南方基金对公开发行行业的发展一直很敏感。自2001年以来,不仅参与了第一批开放式基金的发行,被评为首批国家社会保障基金管理人、第一批企业年金投资管理人和第一批qdii基金,还参与了第一批养老目标基金和科学主题基金的发行。

南方基金的成就离不开优秀的基金经理和投资研究团队。作为国内最早加入公开发行行业的研究人员之一,鲍勃的早期成长深受波特竞争优势理论的影响,“寻找企业的核心是找到竞争优势。对于企业来说,竞争优势最终会落到财务报表上。如果能将企业竞争优势与财务报表分析有机地结合起来,我们在分析和评价上市公司的价值时就能拥有更好的比较优势,也就能更好地分析和评价它们的价值。”施瓦布说。

进入职业始于利益,成长源于权益。在其20多年的职业生涯中,施瓦布一直致力于股权投资的研究,这与老牌公开募股南方基金(southern fund)完全匹配,该基金稳健进取,注重股权投资。

与王世博类似,南方基金的大多数基金经理都是研究人员,从研究人员到高级研究人员,有的成为行业投资专家,有的成为基金经理。这些人长大后,他们将引进新的研究人员来充实和完善研究团队。

与其他公开发行的优秀个人业绩不同,南方基金的基金经理团队更注重团队的稳定性,而不是一个人的闪光表现。因此,无论是大牛市还是波动市场,公司管理的基金净值很少大幅波动。这也是公司在长期发展过程中探索的经验。

“我们的方法是使投资和研究系统化、制度化和面向过程,并为合理投资奠定共同基础。通常,价值投资或增长投资不会被使用,因为不同的基金经理可能有不同的风格。在公司内部,我们鼓励风格多样化,并鼓励基金经理形成自己的良好风格。”王世博向记者解释道。

"股票市场可以为投资者创造价值."“这种价值创造主要是通过优秀上市公司的长期成长和自身业绩的实现来实现的。公共基金应该探索这一价值,无论这一价值是基于稳定的股息还是基于行业赛道的发展前景。”

把握基于未来的价值

公共基金作为标准最高、透明度最高的资本管理产品,为中国资本管理行业的发展增添了许多色彩,是长期价值投资的实践者。随着中国资本市场国际化进程的加快和外资持股比例的增加,也有助于a股市场形成长期价值投资理念。

有迹象表明,越来越多的金融机构开始公开宣传价值投资理念。一旦公司对价值投资概念的研究或理解发生变化,a股市场的价值投资环境也会受到影响。当然,被价值投资概念困扰的不仅仅是许多金融机构。大多数投资者也面临同样的问题。什么是价值投资?

“市场上的人都说价值投资,但其内在含义并不十分一致。有些人只是炫耀他们最喜欢的投资方法是价值投资。”鲍勃直言不讳地说。

与价值投资相对应的是增长投资。施瓦布分析称:“传统价值投资理论是最传统的价值投资理论,能够清晰、准确地判断企业的投资价值,以低于企业价值的价格购买股票,并等待价值恢复。这些价值投资往往更注重企业现有业务的价值,而不是企业未来的增长潜力,而是与价值投资相对应的增长投资。”

“有时基于基本面分析的投资被归类为价值投资,这是有道理的。我是基于对企业未来价值的理性判断。对股票市场的投资取决于未来,对未来价值的判断也被归类为价值投资。”施瓦布认为,不同的定义有不同的理解。他认为,投资决策的核心是基于上市公司的基本面,而不是市场对基本面的反应。

从长远来看,市场是对的。“我们不得不害怕市场。从短期来看,市场经常制造很多噪音。如果我们每天追逐市场的短期波动,我们不仅没有利润损失,还会遭受重大损失,这将导致心态不稳定。”施瓦布说。

银河证券基金(Yinhe Securities Fund)的研究数据显示,近年来,外国投资者投资a股的市值与公开发行之间的差距一直在缩小。与此同时,大多数外国投资者更重视长期业绩。施瓦布认为,这不仅会对公共融资产生巨大影响,还会对整个市场的未来产生影响。“外国投资最重要的特点是长期投资。未来,将会有越来越多的长期投资者。如果基金长期持有,基金的认购和赎回将更加稳定。”

然而,即使是遵循价值投资的公共基金,仍会有“踩雷”。“作为专业投资者,公开发行基金的第一点是保持合规底线,帮助投资者控制风险。”施瓦布指出,正如巴菲特所说,如果你想赚钱,就不能赔钱。

如果基金净值的波动是由市场波动引起的,那就超出了基金公司的控制范围。“世界各地的机构投资者也无法预测市场的起伏。也许有些神和女神能做到。”鲍勃微笑着说。

然而,如果涉及个人风险,特别是那些由基本面严重缺陷造成的风险,它们是可以避免的。至于如何规避风险,斯珀伯指出:首先,建立一套数据观察指标,例如财务数据,一旦被篡改,可能会有篡改的特征;第二是收集和分析公司所在行业的相关信息。如果发现对公司不利的评估等问题,将立即从股票池中删除。

用创新回报客户

近年来,公共基金逐渐意识到投资者教育的重要性。

在施瓦布看来,投资有一定的反人类性。兴奋的时候应该冷静,悲观的时候应该敢于行动。“大多数人觉得很难做到这一点。一个好的方法是固定投资,它可以平稳波峰和波谷,获得长期相对平均的收入。缺点可能是不够突出。”

由于公开发行行业的不断创新和互联网的巨大信息冲击,许多投资者在选择基金产品和投资策略时陷入困境,基金净值的短期波动数据也会影响他们的情绪。

王世博告诉记者:“投资者教育的核心是说服有收入的人。个人投资者的投资目的绝对不是赔钱,而是获得收入。对于长期和稳定的收益来说,赢的概率很高,如果只获得短期收益,输的概率也很高。”

在遵守法律法规的前提下,保持高水平的投资和研究以获得投资者的信任是非常重要的。鲍勃给出的答案是“专注”。

“关注你擅长的投资风格,无论你是增长型、价值型投资还是混合型投资。归根结底,投资应该基于理性,特别是对专业投资者而言。他们不应受到短期市场情绪的太大影响,也不应考虑太多的市场博弈因素。”

无论基金是盈利还是亏损,基金公司都可以依靠管理费来实现“旱涝保收”,这已经受到了广大公众的批评。为了更好地为投资者服务,南方基金做了很多尝试。2018年,当国内股市受到巨大冲击时,开发行业第一款“不赚钱、不收取管理费”的基金产品南方瑞合(Nanfang Ruihe)定期开市三年。在业界看来,这是一次大胆的尝试。

“我希望我能以创新回报投资者,这符合投资者的利益。如果我不为投资者赚钱,我们将退还所有收取的管理费。做好投资者教育,采取行动,让投资者有信心长期持有。”施瓦布表示,公司的初衷始终是把投资者的利益放在首位。

回顾过去,展望未来,施瓦布自信地说,“我对公共基金行业的发展前景非常乐观。”

施瓦布认为,越来越多的投资者会愿意将资金委托给专业组织。对于专业组织和公共基金行业来说,它们都面临着良好的发展机遇。

“我们仍然需要努力解决这个问题,”为了在基金公司实施,我们需要展示我们的专业能力。施瓦布认为,这不会给投资者造成重大风险损失,并有助于投资者在控制风险的同时获得可预测的稳定回报。如果投资者对未来回报有可预测性,他们可以承受短期市场波动。这样,基金公司的投资体系必须更加透明、开放和系统化,才能与客户形成双赢局面。

上一篇:致敬鲁剧经典《高山下的花环》,讲述拍摄背后的感人故事
下一篇:一直以为是男生!这些女扮男装太具欺骗性了
推荐阅读